服务热线:
86-755-61152101
您的位置: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
似乎它总是在裴戈办正事的时候作怪

发布日期:2021-05-24 13:37   浏览量:

  话题进展速度也太快了,直接从1走到最后,裴戈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用层层铺垫循序渐进。

  “说,是谁!”

  李骁刚要回答,视线忽然朝裴戈的后方望去,随即指着那个方向:“就是他!”

  通常在双方对峙的时候,一方为了转移对手的注意力,就会骗他转身,然后趁这机会,用手里的砖头或者刀具,偷袭对手。

  电光石火间,裴戈已经转过身去。她倒不怕李骁耍什么幺蛾子,因为她手上早就攥着匕首,防止意外发生。

  再说,她拥有金鳞甲,还有那一天的威胁第六感,一旦有什么意外,还有金鳞甲护体,能够确保她刀枪不入。

  她担心的只是李骁在撒谎,不是为了害她,而是在开玩笑,这样子就很没意思了。

  然而就是转身的惊鸿一瞥,她真的看到了一个人影。

  人影本来在接近墓地这边,眼看着就要走出来了,结果被李骁这么一指,立刻倒退往山下跑。

  “停下!”裴戈拔腿就追,而李骁也没有因为她的注意力转移而偷袭她,跟着一起追人影。

  墓地山石陡峭,又是在荒郊野岭,就算呼喊也找不到人来帮忙围堵。

  人影溜的很快,但能看出是个男人,块头还挺大,神奇的是他在这首山路上竟然跑得挺利索,三步并作五步跨下台阶,很快就拉开距离。

  裴戈也在加速追赶,她的速度经过武力值的加成,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,但因为晚间光线实在太过于昏暗,她对山路也不熟悉,所以想要追上人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就在这时,降雨的警报声又响了。似乎它总是在裴戈办正事的时候作怪。

  裴戈还在不管不顾地追,李骁已经打起了伞。

  “别说了,赶紧到伞下来!要是淋了雨,你有10条命也追不到他!”

  裴戈也知道不能冲动,非常不甘心的停下脚步,躲到伞下。

  她眼睁睁的看着人影越跑越远,最后消失在黑暗里。

  雨下起来了。

  两人并肩行走。

  夜晚的目的一点点声音都能听得清楚,裴戈非常确定,她没有听到前方有爆水花的声音。

  也就是说,那个人并没有淋到雨,他非常狡猾的逃走了。

  裴戈冷着张脸,肃然问李骁:“黑灯瞎火的,你是怎么认出来人的?”

  刚才她一路狂追,前方的男人根本就不敢回头,而且他刚才站的地方,距离王丽丽的墓比较远,还没有踏进墓地,按理说树林间的光线不足以让人看清他的脸。

  李骁毫不慌乱,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说话时,嘴里吐出团团白气。

  “因为我跟他已经认识好多年了,非常熟悉,哪怕只是一个身形,都能认出来。”

  认识很多年的人。裴戈蹙眉:“他是谁?董昊还是周兵?”

  “都不是。”李骁长吁口气,无奈道:“夏海峰,咱们化学学院的院长,我曾经的师哥。”

  夏院长怎么会半夜跑到墓地上来?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他的举动都非常可疑。

  当然了,作出同样举动的李骁也非常奇怪,或者说他本来就是个怪人,思维定式和常人不同。

  裴戈所收集到的资料,除了王丽丽的同班同学之外,还有就是化学系的老师们。

  其中自然就包括夏海峰。

  他从来就没有把夏海峰当做怀疑对象思考过,主要是这个人已经将近50岁了,还有家庭孩子,事业非常成功,近年来的研究论文一直登上主流杂志,如果他再努把力,恐怕就要升到副校长的位置上了。

  他也是极力主张淡化王丽丽死亡事件,为学校消除不良影响的领导之一,是裴戈进行调查的障碍。

  裴戈拨通邓明月的电话,在她接起的瞬间就说:“赶紧把夏海峰的资料发给我。”

  不多时,邓明月就把夏海峰的详细个人资料发给了裴戈。

  裴戈点开来一看,果然如李骁所说,他们本科都就读于帝都大学。

  这种师出同门的情谊,说成是熟人也不为过。

  裴戈盯着李骁俊秀的侧脸,后背逐渐发凉:“所以你今天晚上是故意约他在这里的?你来东湖大学,跟他有关系吗?”

  “我没有故意约他,我没想到他会来这儿。我来东湖大学,就是被她劝说和引荐的。”

  李骁注意着雨势,发现没有要停止的迹象,稍微把步伐加快了些。

  这么晚的时间,还是不要在外面晃悠为好,得赶紧回到车上,不然太过于危险了。

  “那么请给我解释一下,你为什么这么晚要来目的?你不要告诉我是出于你喜欢灵异志怪的恶趣味,顺便才过来看望一下你的学生。”

  裴戈没有放松警惕,反正她空间里面有伞,如果李骁想要害她,这说明他心里有鬼,正好能够趁此机会识破他的伪装。

  李骁并没有情绪波动,他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淡淡的,只对学术研究热忱。

  “我这么晚过来,是因为你白天找我问王丽丽的事。之前警方在找我问话的时候,有一件事情我隐瞒了,我在考虑,要不要明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。”

  “没想到你跟着我来到墓地,还告诉我王丽丽死前已经有身孕。这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,我觉得不能再保持沉默,必须说出我知道的。”

  裴戈轻勾嘴角,露出嘲讽的微笑:“谁知道,你要说的那个人,碰巧也来到墓地,想要吊唁王丽丽?可以啊,李老师,你的想象力挺丰富的,不做老师的话,还可以去做小说家。”

  且不说刚才那个连脸都看不清楚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夏海峰,李骁的说辞简直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,还牵扯出现警方隐瞒的内容。

  男人逃跑可能不仅仅是出于害怕,也许他只是因为各种情由才会过来墓地的路人,猛然间撞见两个陌生人看过来,以为是鬼,在极度惊恐之中才选择逃跑。

  如果李骁真的和事情无关,为什么想要隐瞒?

  “说说吧,你为什么怀疑夏海峰和王丽丽之间的关系?”

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服务热线

86-755-61152101

扫一扫,关注我们